阅读新闻

公共汽车上一位戴着红领巾的小学生给老奶奶让座;一位老人在种树

发布日期:2019-07-05 15:5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展开全部我们在站牌前等了好久,才来了一辆36路,我和妈妈上了公交车,我找了个座位坐下,车到下一站了,上来了好多人,公交车一下子变得拥挤了,人群中有一位老奶奶,她的头发全白了,弯着腰慢慢的向前移动,车开动了,老奶奶差一点摔倒,幸好她扶住了座位的后背。车上没有一个人给老奶奶让座,老奶奶站在一个年轻阿姨的跟前,可哪位阿姨转过头看窗外了。我越看心理越不是滋味,我决定一定要给老奶奶让座,于是,我站起来对老奶奶说:“奶奶,您坐着吧”。老奶奶笑着对我说:“没事,还是你坐吧,你还这么小”。听了老奶奶的话,我走过去把老奶奶扶到座位上。老奶奶拉着我的手说:“真是个懂事的孩子”,妈妈也自豪地看着我。

  这个故事是李盘告诉我的,现在他是一位长着灰色细胡子的老人,每天早上打扫通往道观的小路。道观位于富裕的汾舜里村庄外面。这个村庄过去并不富裕,它四周的土地十分贫瘠,只有几座简陋的棚屋,供3-4户人家居住,生活十分艰难。村民养着几只骨瘦如柴的动物,整日在干枯、多石的土地上播种耕耘,年年盼望种子能从地里长出粮食,但绝大多数时候,他们的希望都会落空。

  这种荒凉并不罕见。噢,这是一个伤心的老故事。也许你已经听说过现代森林的消失,你可以想象,过去的中国并不是这样的。森林里有土地的灵魂,绿色的树叶给予我们赖以生存的空气,我们与森林相依为命。就像白色树皮的中国杨树,森林中树叶的颤动,曾养育出中国最伟大的诗人。1千年以前,李白在神奇的森林中漫步、沉思,直到他的心变得澄清透明,他的思绪就像风中的白云飘忽。他写道:

  有幸到过美丽森林中的人,哪怕一生中只有一次,都不会忘记脚下流动的泉水、呼吸的清新鲜活和身体细胞感觉到的欢乐。

  但现在,许多森林死了。它们死去了已经有500年,1千年,或2千年了。许多中国人砍伐森林盖房子、烧饭、取暖,或者为了种地清除森林。我们的土地变得荒芜了,土壤流失严重。古老弯曲的黄河经过几个世纪的变迁,现在混浊得就像我们的眼泪掺杂进了年年被侵蚀的土壤。

  连孩子们都知道出了问题,再也看不见巨大的森林,听不见鸟儿在枝头的啼鸣,过去隐藏的动物发出的声音会被打断它们的歌声。孩子们知道失去了某些东西,他们听过森林中狼和狐狸的故事,听过野猪和老虎的故事,他们内心渴望着那样的时候:森林充满生机,人类的生活充满生机。

  但并不是所有的都失去了。汾舜里位于汾舜峡谷脚下,峡谷里有密密的竹林和溪水,远处峡谷上面的大小山坡覆盖着芬芳的中国树林。一天,我的朋友李盘停下手中的扫帚,坐下来告诉我森林是怎样回来的。

  上世纪末,有一位道士住在峡谷里,现在他被尊为一条龙,(道家认为这是地上的活精灵)。李盘说他叫唐阳波,出生在离开此地半个省份的地方。靠近鲁楚河边。人们说他长大后喜欢沿着干涸的河床访问道观。但他是一位孝子,就像我们从小接受的教导(孔子的儒家体系已持续了2千年),他要为父母种地。他天赋聪明,很小就会写诗、读书,父母发现他的才华后,决定按当时的风俗习惯,请一位先生帮助他准备参加科举考试。12岁时他参加了低等级的考试,成绩优异,县里资助他进一步深造。唐阳波又顺利的通过了中级和高级水平的考试。如果他出身富贵,也许就能到京城参加皇帝赐福的考试。但他不能,只得为当地政府部门工作。

  他和相隔几个村庄的一位可爱的姑娘结婚。按当地习俗送了肥猪,接着是举行婚礼,美满的生活了一年后,他们非常高兴的有了孩子。

  然而好景不长,先是他宝贝的孩子死于肺炎,还不到老年的父亲,同一年死于流行感冒,他的妻子受到沉重打击,痛苦得消瘦又苍白,一年后也死了。他的母亲去了一个很小的道家尼姑庵,在泰山脚下寻找安慰。那时他的心就像周围荒凉的土地,他决心放弃工作,带着几件衣服和几卷道家的诗集,离开故土消失在大山中,再也不回去了。

  李盘说他第一次遇到唐阳波的时候,还是位年轻人。他正在离现在这个道观不远外的荒凉的山上打猎。他听说有一位奇怪的道士离群索居,远离村民,只是偶尔有人看见他。当李盘走进汾舜峡谷深处时,被眼前的景色深深打动了——山坡的整个一面生长着年轻美丽的中国杉树,树叶正随风摇曳。他惊讶年轻美丽的森林是怎样开始长满山坡的。当他满怀喜悦坐在树林中时,一只松鼠跑到岩石背后。只要森林开始生长,动物们就会归来,在森林中安家。

  他听见远处传来:“吭吭”声,一会消失,一会又出现,他站起来朝声音走去,这是他第一次遇到唐阳波。

  唐阳波衣着单薄、朴素,但并不感到寒酸,他的动作优美、简练,他的平静遮掩不住他的力量。他的皮肤由于阳光的常年照射显得黝黑,他的眼睛明亮又镇定,他的年纪看上去在35岁至75岁之间,很难捉摸,这对于修炼长生术的道士却是常见的。李盘走近时,他停下来1、2分钟,然后又重新劳动。他手里拿着一根弯曲的长木棍——道家神圣的工具,顶端有一个黄铜做的长尖头,沿着山坡走几步,“吭吭”选中一小块适宜的地方挖出一个洞,放进1、2个小杉树荚,轻轻地用脚把土壤盖上去,再走几步,选另一地点“吭吭”。这是沉稳、和平的劳动,他已经沿着山坡种植了许多行的树。

  李盘坐在一旁观看了将近1个小时,唐阳波才停下来坐在一块突出的岩石上,李盘把随身带的粘米团和蔬菜拿出来递给他,他们在沉默中分享午餐。终于李盘问道如果可以的话他想和唐阳波呆一个下午,唐阳波微笑着给了他一麻袋杉树荚作为回答。李盘又问了几个问题,每次得到回答无声多于言语。当李盘问满山坡的年轻美丽的树林是不是唐阳波一手栽种的?已经种了多久?唐阳波终于笑出声来说:“大地在‘道’的帮助下自我复苏。”

  这是今后他们多次相遇的第一次,但当时李盘并不知道,他对唐阳波的生活一无所知,直到许多年后他才了解。此时他觉得这位男人有一种罕见的平静与沉稳,沉稳的就像温暖的太阳光芒,李盘感到有某种东西流进他的心田,就像是山泉流入干涸的土地。在简单的劳动中,在杉树荚、土地和木头的“吭吭”声中,在黄铜杆上,存在某种特殊的力量。李盘意识到其中隐含着他一直在寻找的“道”。

  接下来的几年,李盘几次访问唐阳波。曾经在一个寒冷的冬天,他看到唐阳波像一只巨大的鹤站立地上,只穿一件单衣。凛冽的寒风中,他深沉的呼吸吐出一团团颤动的云雾,当李盘走近时,他看到唐阳波的眼睛闪闪发亮,他的皮肤容光焕发。

  唐阳波传授他一些种树的秘诀,教他怎样把杉树荚放进泉水浸泡2天,变软后易于种植和生长。他开辟出一个小果园和一个高处的育苗甫,在苗甫中他培育出几百株新树苗。由于树林保养了水分,溪流变得充沛欢腾,年轻的树林和野生植物一起沙沙作响,似乎在欢迎野生动物们回到家园。鼷鹿回来了,其它的动物也开始从高处搬回到汾舜峡谷周围的山坡上。李盘觉得他就像置身在中国古老优美的一幅画卷中,是一位古代的大师用水彩画出的山林野地。

  后来,当时还年轻的李盘,动身去了另一个重要省份学习中国哲学。学习期间,举行最后一次科举考试时,传来了义和团造反的消息,几个新的军事势力在中国大陆兴起,到处流传着战争的爆发。不久全国陷入一片混乱,武装的军阀四处打仗。后来孙中山当选为总统。这个时期李盘结婚了,他在革命中发挥了一些作用,参加了一段时间的,虽然时间不长,但足以让他觉悟到他不愿服从父母的安排,他不能接受按照传统习俗安排的新娘,父母的要求不符合他的本性。

  国家的动荡使李盘渴望回到故乡,回家后他发现村庄没有多大变化,反倒比以前更加繁荣了。细小甚至几乎枯竭的溪流现在欢畅地流淌着。新挖的渠道把水引向刚刚开耕过的土地,土地比他印象中的肥沃,显得更松软、更有活力。在山上,唐阳波仍然在继续劳动,好像惊天动地的革命造反没有发生过一样,他在几个山坡上种满了树,然后又转移到峡谷后面另一片山坡上。现在他还增加了中国桤树,桤树的嫩树皮是日益增多的小鹿和其它动物的美味。回家没几天时间,李盘就进山寻找他的朋友。浓浓的林中树阴,空气湿润得像云雾缭绕。树木成熟了,涓涓溪流在林地上流淌,充足的水分使整块土地生机勃勃。像以前一样,唐阳波很少说话,但李盘仍能体会到他的沉稳和不朽的精神。森林沿四面八方绵延数百里。有时候唐阳波带着李盘长途步行去照看新生长的树。

  返回村庄,李盘觉得道观在吸引他远离考试和革命,他正式到道观学习“道”。几位道士帮助他完成8种形式的训练,然后开始学习“道”的艺术。他听到老子和庄子的故事,看到道士们在厨房和菜园如何应用“道”,看到在草药的配制中、在干净利落的动作中,“道”体现出的生命力。

  李盘在两位老道士的指导下进一步学习,道观成了他的家。当他的父母去世后,他举行了祭奠祖先的仪式。然后决定把余生奉献给道教。他在道观住了21年,有时走进山里拜访唐阳波。一些人给唐阳波起了一个新名字,“山道”。还有人叫他“树魂”。森林继续生长。

  随着日本的侵略,另一场革命席卷中国,整个帝国倒塌了。中国再次陷入混乱和动荡之中。那些年,李盘隐居在庙里,沉浸在“道”的实践中,在和平的短暂时刻,李盘去汾舜峡谷寻找唐阳波,他惊喜地看到美好的树林在蓬勃生长,森林变得密集了,林中还有中国槭树、红冠啄木鸟、浣熊,甚至还看到野熊留下的踪迹。他还吃惊的发现峡谷下面多了几个新的村庄,土地告别了荒凉,溪流清澈奔涌。李盘爬上山,看到一首写在岩石上的诗,作者是著名的古代大师寒山。

  神奇的是他到的那天,唐阳波正在种树,他听到远处的“吭吭”声循声而去。老朋友相遇互相拥抱,李盘意识到和老师住在一起的时候到了。他和唐阳波共住了7年,学会了怎样以林中草药为食,怎样吸收从天而降流经身体的琼浆玉液。每年第三个塑望月,他们举行仪式,让最老的树代表道观里的道士。正是在山中的这段岁月。李盘知道了唐阳波以前的不幸遭遇和他掌握的“道”。他拜唐阳波的老师为师,风、岩石和树都在教他。他学到的东西如此深奥,以至无法用语言表达出来。他们俩人与“道”同在,“吭吭”声是他们的音乐,他们的生存就像老子教导的:

  李盘生病了,不能留在山上。甚至“道”也有它的季节,他回到道观。现在,开垦和种植过的土地绵延上万里,新的村落开始蒸蒸日上,山羊和猪在院子里欢叫,新的家庭繁荣兴旺,孩子们的欢声笑语荡漾在往日贫瘠的土地上。村庄建了一个小学,孩子们吃到了从水稻田里长出来的米饭,忘记了往日唯一出产的粘性早稻米。现在的生活就像一首来自春泉的歌。

  我的心跟随着他学习“道”的方法,我和李盘老师共同渡过了最后的8年时光,听到了这个故事,并实践了8种“道”的艺术。有好多次,我一个人爬山去森林寻找唐阳波,却没有发现任何踪影。我想他也许死了,但有一天我听到远处传来“吭吭”的不朽“山道”的声音,现在我决定到山里去,这是我的路。在我离开前,我为你写下这个故事。李盘教会我浸泡杉树荚的秘诀,告诉我哪种热性草药在冬天能使身体暖和。有时候我觉得,道观里没有多少东西了,那些山,www.212666.com。那些活跃的野生动物,那些峡谷中散发芳香的森林,它们在召唤我。

  我知道你住的地方是一片荒凉,我知道你的森林消失了,你的许多朋友不知道他们是谁。但大地不会永远荒凉,“道”永远循环往复。也许读到这个故事的你们当中的一个人,会懂得人心中不朽的精神,到山上重新种树,把森林还给大地。

  望采纳追问太长了追答删改删改 简单概括概括 就行了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?评论收起

  推荐于2017-12-16浏览官网展开全部少先队是少年时期一个光荣的组织,在战争年代,它相当于儿童团。帮游击队放哨,有力地打击敌人。在和平年代,少先队员帮助大人,像一个小大人一样,服务周到、帮...本回答被网友采纳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?评论收起热心网友

  2015-03-24展开全部你可以上网查查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?评论收起热心网友

  出版:1.《南画大成》補遗第四集续P45,河井荃庐编,兴文社珂罗版初印,日本昭和11年(1936年)。

  “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”不能只是口号;“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永远在路上”不能只有空谈;“全面从严治党永远在路上”不能仅是表态。(云南省委巡视办 田志康)

  值得一提的是,在同一日进行的男子丙组篮球比赛中,海淀51-22击败朝阳,东城53-36战胜西城,获胜的两支球队打出的比分也不过比海淀男足队多出4分和6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