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新闻

光明网评“名校招生撕X战”:如此阔绰就不怕巡视组盯上?

发布日期:2019-07-21 03:4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6日28日上午,微博@北大四川招生组称,某校招生组给文理科前十选择北大的考生挨个电话,称北大欺骗他们;@清华大学四川招生组旋即回应,拿钱诱惑考生,不怕教坏小孩子吗?中国两大名校为了争夺好生源互掐,上演招生“好戏”。

  当天,光明网发布评论该事件时指出,名校生源掐尖战终于从含沙射影升级为赤膊上阵,北大清华招生组上演粗鄙的其实是“撕X大战”。中国顶尖高校如此无底线、无节操,让天下学子情何以堪、让国际一流名校的自诩定位颜面何存?

  公立高校,吃的财政饭,穿的百家衣。如果在争夺优质生源这件事上,名校付出的成本,恐怕足以给为数不少的贫困生“免单”。从来锦上添花易,都说雪中送炭难。文章直接指出,重点高校的资源不是天上掉下来的,如此豪气阔绰地“掐尖”,正风肃纪的背景下,就不怕巡视组盯上?

  两所名校如此互掐,职能监管自不能作壁上观。文章进而建议,在6月28日上演的“好戏”中,“招生组的承诺一诺千金”、“过去五年你们砸钱买走的唐某、郭某”等细节,如果纪检监察按图索骥严查,这笔开支不菲的成本,是如何塞进高校的预算体系内?

  “红肿之处,艳若桃花。”文章最后认为,混乱的高分争夺战,如此不堪伎俩,挑破的不过是疯狂的分数政绩下的畸形教育观。

  今天(6日28日)上午,微博@北大四川招生组称,某校招生组给文理科前十选择北大的考生挨个电话,称北大欺骗他们;@清华大学四川招生组旋即回应,“拿钱诱惑考生,不怕教坏小孩子吗?”北大继续见招拆招:“过去五年你们砸钱买走唐某、郭某,需要我讲吗?”

  在2015高招季,名校生源掐尖战终于从含沙射影升级为赤膊上阵。后台的诸多潜规则与传说,终于印证为前台的互揭老底。大V认证上的门头匾额惶然在目,北大清华招生组就在官微上上演粗鄙的“撕X大战”。只是,萄京赌侠2019年全年料现场直播。戏虽热闹,中国顶尖高校卸妆后如此无底线、无节操,这让天下学子情何以堪、让国际一流名校的自诩定位颜面何存?

  公立高校,吃的财政饭,穿的百家衣。尤其是顶尖高校,虽从不差钱,却也只是因为承载着国人的经济梦想与价值图腾。这些年,不少所谓国内一流高校通过制造自主招生时间冲突,或是将招生录取批次提前来广揽生源;眼下,依然是“重金加许诺”,比拼各种优惠条件。这家的状元有专车,那家的状元有存折……如果当真做个调查,在争夺优质生源这件事上,名校付出的成本,恐怕足以给为数不少的贫困生“免单”。从来锦上添花易,都说雪中送炭难。公众只想问一声:重点高校的资源不是天上掉下来的,如此豪气阔绰地“掐尖”,正风肃纪的背景下,就不怕巡视组盯上?

  两所名校如此互掐,职能监管自不能作壁上观。值得注意的是,就在今年2月份,教育部专门下发《关于做好2015年普通高校招生工作的通知》,明确要求不得在录取工作结束前,以各种方式向考生违规承诺录取或以“签订预录取协议”“新生高额奖学金”“入校后重新选择专业”等方式恶性抢夺生源。于是问题就来了:第一,当事高校堂而皇之宣布——“招生组的承诺,一诺千金,目前报考各个专业的人数也十分合理,没有任何不满足的可能”。这算是铿锵叫板教育部规定的自我举报信吗?第二,“过去五年你们砸钱买走的唐某、郭某,需要我讲吗?”这话若是空穴来风,纪检监察当按图索骥,严格审查过往招生中的权钱规则,看到多少高分考生享受过砸钱的“恩惠”?这笔开支不菲的成本,又是如何塞进高校的预算体系内?第三,有没有相互骚扰各自的“准新生”,查究起来也很容易,看看考生及家长、班主任的通话记录即可。如果这些僭越公序良俗的“手段”成为名校掐尖战的必杀技,那么,请问这样的高校,有何资格谈教书育人、谈秩序伦理?

  “红肿之处,艳若桃花。”混乱的高分争夺战,挑破的不过是疯狂的分数政绩下的畸形教育观。有限的高招资源,无线消弭在高分考生身上,教育公平何在、教改取向何在?已经被摆到明处的不堪伎俩,对得起各自深沉厚实的八字校训吗?

  北大清华互掐,也许我们未必愿意看到这样的笑话。但既然有故事有情节,真相就该有一份权责对等的说明。眼下,中国高校颇不平静,有的在争执简化名的荫庇,有的深陷宣传片的丑闻……如果说,行政化是中国高校官气十足之弊,那么,商业化则是中国高校浮躁万分之始。只是,高等教育若不能成为头顶的那片灿然星空,国家与民族的梦想,究竟该如何安放、何处安身?

  关键词

  我是资深二次元爱好者,京都动画大火为什么是动画史上的“至暗时刻”,问我吧!

  我是资深二次元爱好者,京都动画大火为什么是动画史上的“至暗时刻”,问我吧!

  可在进宫途中,却得知儿子死去的消息,伤心欲绝的她多次寻均被傅恒救下,所以她非常恨傅恒并开始黑化报复他和璎珞,就连明玉的死都与她有关。

  其实在《美人如画》的主创人员中,不仅有董洁、杜淳等主演不愿意面对媒体,该剧的编剧于正更是不想看镜头一眼。他刚刚被琼瑶以侵犯版权的理由告上法院。在线下发布会上只有主演张嘉倪等主演苦苦撑场,线上采访也只安排到台湾编剧李顺慈参加,但所谈还是围绕“于抄抄”展开,众位主创集体顶替于正成为媒体“射击”的靶标。

  2017年5月,经中共襄阳市纪委常委会会议研究并报中共襄阳市委批准,王士金被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收缴违纪所得。

  3.《改订历代流传绘画编年表》P78,徐邦达编,人民美术出版社,1963年 。